青海防沙治沙暨沙产业协会官方网站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邮件订阅

      
您现在的位置:
国研专家:加快发展沙漠产业的思路和对策
浏览 次  2014-07-17  青海防沙治沙暨沙产业协会

                                2014-07-15  吴平  李佐军   中国智库  

【内容摘要】近三十年来,我国沙区资源开发利用初具规模,沙产业悄然兴起。加快发展沙产业,对于防治荒漠化、缓解人地矛盾、培育沙区新增长极、推动西部大开发、维护民族团结和边疆稳定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新形势下,应高效利用沙区气候、生物、土地、矿产等自然资源,通过产业化模式防沙治沙,着力发展现代农业型沙产业,大力发展沙区清洁能源,积极培育工业型沙产业,努力开拓沙漠旅游产业,构建现代沙产业体系,致力打造“金色经济”。建议采取编制产业规划、建立示范区,加快科技研发、培养专业人才,强化政策支持、拓宽融资渠道,发展节水农业、论证引水工程等对策。 

早在1984年,钱学森就针对我国西部沙漠干旱地区缺水而光热条件得天独厚的特点,提出遵循“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的技术路线,发展知识密集型沙产业、草产业的理论,并预言农、林、草、海、沙五大产业将在21世纪掀起“第六次产业革命”。  

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沙产业已由理论探索变成较大规模的生产实践,各地涌现出了一系列发展模式:中草药种植和产业化经营;林纸一体化经营和生物质能源产业化;沙区特种资源的综合开发和利用;沙区旅游资源开发;沙生经济植物种植与开发利用;节水灌溉和风能、太阳能利用等(金正道,2011)。沙区自然资源的综合开发利用已初具规模,逐步形成农业型沙产业、工业型沙产业、沙区清洁能源、沙漠旅游等产业共同发展的格局,沙产业悄然兴起。  

发展沙产业,就是要把防沙、治沙、用沙有机结合起来,推进沙区资源利用,实现由“人进沙退”到“沙里淘金”,变“沙害”为“沙利”,让不毛之地、死亡之海变成沃土。在新形势下,如何认识沙产业的战略意义,如何解决沙产业发展中面临的问题,如何理清沙产业发展的思路,这些都是有待深入探讨的重要问题。  

一、发展沙产业具有战略意义  

(一)发展沙产业是拓展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空间的战略选择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我国土地资源短缺矛盾日益突出。当前,我国农业用地已接近极限,保18亿亩耕地红线任务艰巨。截至2009年底,我国沙化土地面积为26亿亩,占国土总面积的近1/5,其中可以治理面积有1/3,约8亿亩。改造治理荒漠化土地、发展沙产业可为中华民族创造新的有效生存空间,是缓解人地矛盾的必然选择。  

(二)发展沙产业是利用沙区丰富自然资源的有效手段  

沙区有着丰富的野生动植物和微生物资源,是我国重要的特色农牧业产品生产基地。沙生植物资源具有很强的水土保持及改善生态环境的作用,是发展沙产业的物质基础。沙柳、梭梭、沙棘等沙生植物具有遏制土地沙化、改良土壤,维护沙区生态平衡等作用;沙柳的热量和煤相当,可作优良燃料使用;梭梭根部寄生的苁蓉是一种名贵药材;沙棘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及药用价值。另外,沙区有非常丰富的太阳能、风能资源,蕴藏着大量矿产资源。发展沙漠产业,合理开发利用沙区丰富的自然资源,是把沙子变金子、把资源变财富、把沙漠变绿洲的防沙治沙新模式,是我国21世纪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 

(三)发展沙产业是防治荒漠化的根本途径  

我国的沙化土地涉及30个省(区、市)的889个县(旗),多数集中在三北地区的贫困沙区。多年实践证明,大规模种植防沙林、实施生态工程效果有限。沙区植树种草存活率低,往往出现“第一年绿,第二年黄,第三年当柴烧”的现象。由于沙区农牧民无法从生态工程中获得明显经济利益,他们为了生存常常难以顾及生态保护,结果是越垦越穷,越穷越垦。沙区偷牧、夜牧现象依然存在,搂发菜、捕蝎子等严重破坏生态的行为屡禁不绝。构筑现代沙产业体系,通过沙产业反哺防沙治沙,促进生态产业发展,是防治荒漠化、改善沙区生态环境和实现沙区人民脱贫致富的根本途径。 

(四)发展沙产业是促进民族团结、巩固边疆的重要举措  

我国沙区主要分布在新疆、内蒙古、宁夏、青海等西部地区,人口少、面积广、少数民族集聚,这里生态环境脆弱、经济发展落后,现实的产业基础难以支撑边疆的繁荣与稳定。发展现代沙产业是培育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特色优势产业、提高自主发展能力,实现生态与生计兼顾、治沙与致富双赢的重要抓手,是增强民族团结、保持边疆安宁与社会稳定的重要基础。  

二、发展沙产业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目前,我国沙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在发展中还存在如下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 

(一)发展沙产业尚未引起足够重视  

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有关方面对用产业化思路开发利用沙区资源、发展沙产业认识仍有不足,沙产业发展尚处于“下热上冷”状态,导致其发展潜力远未得到应有的挖掘。目前,沙产业发展缺乏有力的协调机构,现行管理体制将沙产业发展的各环节割裂开来。全国防沙治沙协调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国家林业局,没有产业管理职能,协调力度不够。有的人把发展沙产业与保护生态环境对立起来,没有认识到发展沙产业可以促进生态环境的保护,不利于沙产业的发展。  

(二)发展沙产业的组织化程度低  

作为个体的农牧民组织化程度较低,适应市场和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弱,难以满足发展沙产业的需要。开发利用沙区资源的企业和基地,一方面数量少、规模小,另一方面没有与农牧民之间形成良好的协作关系。部分专业合作社和行业协会要么缺乏投入能力,要么关系没有理顺,也难以承担起发展沙产业的重任。  

(三)发展沙产业受水资源紧缺的严重制约  

我国沙区年降水量小,降水时间分布不均,70%~80%的降水集中在夏季,蒸发能力为降水量的4~10倍,水资源紧缺成为制约沙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而在以色列,先进的滴灌系统可以使用水效率在农业中达到95%。基于这种先进技术,以色列建国60年来农作物总产量增长了15倍,而农业用水总量几乎没有增加。据调查,如果有水资源保障,宁夏还能再开垦1000万亩优质农田,甘肃还能再造1400万亩良田。  

(四)沙产业发展的水平亟待提高  

作为新兴产业,沙产业应是知识密集型高科技产业。但目前,我国沙产业发展方式粗放、科技和知识含量较低、产品附加值低、产业链条短、企业规模小、产品结构单一,尚未形成规模效益和品牌效益。而且,沙产业科研基础薄弱、科研项目较少、专业人才缺乏、人才激励机制不健全、信息化水平偏低,这些都严重制约着沙漠产业发展水平的提高。 

(五)发展沙产业的资金比较短缺  

沙产业具有如下鲜明特点:一是投入大,前期必不可少的大规模土地改造和基础设施建设耗资不菲;二是风险高,自然条件的恶劣和新技术的应用导致了产业发展存在较高风险;三是周期长,沙区造林需要7~8年甚至更长的生长周期,其他种植业、养殖业项目建设期也较长,大多数项目十年之内难以赢利,而贷款期限一般只有1~3年。这些因素影响了各类资金对沙产业的投入,特别是长周期的项目建设资金难以得到满足。 

三、发展沙产业的基本思路  

(一)着力发展现代农业型沙产业  

沙区虽然有干旱缺水等不利自然条件,但却阳光充足,单位面积可利用阳光能量多,昼夜温差大,具有发展现代农业型沙产业得天独厚的条件。钱学森所倡导的“沙产业”,实际上就是在不毛之地上进行农业生产,而且是进行大农业生产,即充分利用沙漠的日照和温差等有利条件,利用多种现代技术,提高植物光合作用效率,固定转化太阳能的现代农业。通过光合作用,把阳光、叶绿素、二氧化碳和水转化成植物蛋白,把植物蛋白转化为动物蛋白,把动物蛋白转化为药品、饮品、食品等,形成完整的农业产业链。 

发展现代农业型沙产业,一方面要发展沙区种植业和养殖业,提升林畜产品的精深加工水平。因地制宜发展沙区生态经济林产业、沙区瓜果产业,积极发展以沙柳等灌木资源为原料的饲料、造纸、发电产业和以麻黄、甘草、枸杞、肉苁蓉等为原材料的沙生中药材产业,实现沙生植物的增值。以畜禽养殖为重点,发展特色养殖业。还可立足林木资源搞林下养殖,发展暖棚式舍饲养殖业,实行规模圈养,并逐步改良牲畜品种。  

发展现代农业型沙产业,另一方面要发展沙区设施农业。沙区设施农业就是要依靠人的智慧和技能,利用地区优势,通过设施改善光合作用条件,将阳光转换为人们所需要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刘恕,2009)。沙区阳光充足、空气洁净、昼夜温差大、土壤通透性好,所产果蔬口感好、品质高、绿色有机无污染、经济附加值高,适合发展设施农业。据测算,每座0.8亩的沙漠日光温室,仅种植蔬菜平均纯收入就可达2万元以上,是灌区种粮田的15倍。 

(二)大力发展沙区清洁能源 

一方面,要大力发展沙区太阳能产业和风能产业。沙区地势高、云量少、太阳光照时间长,是我国太阳辐射能的高值区,而且面积广阔,发展太阳能产业的土地成本很小。同时,沙区风力能量密度大、风速变化小、年有效发电时间长、空气湿度低、无盐雾冰冻等自然灾害,且地势平坦广阔,风电场建设条件好,利于延长风机寿命,发展风能产业的条件可以说得天独厚。 

另一方面,要大力发展沙区生物质能产业。生物质能是太阳能以化学能形式储存在生物质中的能量。沙区具有丰富的灌木资源,通过营造沙生灌木能源林,利用灌木定期平茬抚育习性能产生大量可利用剩余物。利用沙生植物发电、炼油,发展“沙漠煤田”、“沙漠油田”为防沙治沙提供了一条新思路。利用微藻制备生物柴油是一项值得关注的技术路线。微藻是一种不消耗水分的水生浮游植物,具有很强的光合能力,将水和二氧化碳转换成生物能,是理想的太阳能转换器。微藻品种丰富,光合作用效率高,含油量大,占地少,适宜在荒漠化地区培养。微藻在沙土表面形成的结皮还可以起到防风固沙的作用。 

(三)积极培育工业型沙产业  

积极培育特色砂石产业,研发各类新型沙料建筑产品。沙子除作为原料用于水泥生产外,还可以用来开发高强度的硅砂砖、多孔固沙砖,流沙熔融可以生产出用于建材行业的微晶板材。充分利用沙漠地区的盐湖资源、盐藻资源和泥炭资源,可发展沙漠化学工业,提高沙区资源产业的附加值。  

要优化组合沙区的工业布局,实现各种能源的协同发展和优化发展。我国沙区是多重资源相互叠加的区域,既是风能、太阳能资源丰富的地区,也是煤炭资源富集区。煤化工属于高耗能、高耗水、高排放的行业,因此可因地制宜进行风能、太阳能发电,与煤电、煤化工等进行优化配置。风电的利用要并网与非并网协同发展,不并网的可以就地消纳,如将风电与煤化工结合,与灌溉泵水结合,直接应用于高耗能产业,为其提供低成本、清洁的动力。  

(四)努力开拓沙漠旅游产业  

沙区发展旅游业的优势明显,可以满足人们现代时尚旅游的需求。沙漠奇峰、鸣沙、湖泊体现了沙漠的瑰丽和神秘。有的沙漠地带不仅具有独特的自然风貌,而且拥有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和独特的民族风情,完全可以开发出特色旅游产品,满足人们沙漠观光、探险旅游的需求。因此,要在坚持生态优先的基础上,充分利用自然资源,挖掘文化潜力,扩充和延伸黄金线路,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发一批沙区特色旅游项目。同时,充分挖掘民族工艺品等沙漠旅游产品的市场潜力。 

四、加快发展沙产业的对策建议  

     (一)编制沙产业发展规划,开展沙产业发展示范  

发展沙产业是面向21世纪的一项重大战略,必须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高度重视发展沙产业的意义。加快编制各个层次的沙产业发展规划,明确沙产业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重点途径、战略举措和保障措施。引导沙产业合理布局,防止盲目立项和低水平重复建设,重点扶持高起点、高水平、高效益的项目。发展沙产业项目要搞好环境影响评估,处理好产业开发和环境保护的关系。做好沙产业发展规划与《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和《西部大开发“十二五”规划》的衔接工作。 

建立国家级沙产业发展示范区,鼓励各地开展沙产业发展试点。选择条件适宜、产业基础好、具有代表性的区域,如内蒙古阿拉善盟、鄂尔多斯市,宁夏中卫市,甘肃河西走廊地区等,开展示范和试点,探索科学发展模式,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对成功模式进行推广。同时,支持民营企业进军沙漠产业,鼓励农牧民自主兴办各类沙产业合作组织,提高农牧民的组织化程度。  

(二)加快沙产业的科技研发和推广,培养和引进沙产业专业人才  

沙产业是建立在现代科学技术基础上的知识密集型产业,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开垦”、“开荒”。要鼓励沙产业的科技研发,积极构建包括沙漠植被技术、生物技术、节水技术、设施农业技术、新能源技术、引水工程技术等在内的沙产业技术体系。要像对待农业科研攻关和推广应用那样,抓好沙产业的科技创新工作。应进一步加大沙产业的技术研发力度,改善沙区植物的生长环境,提高光、热、风、水、土等资源的综合利用水平。同时,要搞好沙产业科技创新成果的交流和推广应用。 

根据沙产业的发展需要,加大培养和引进沙产业专业人才的力度。鼓励沙区加强与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的合作,建立沙产业人才培养基地。鼓励专业技术人才扎根沙区开展技术研发和推广。加快推广、普及急需的应用性技术,如编写沙产业技术指导教材,举办技术学习培训班等。  

(三)强化沙产业发展的政策支持,缓解沙产业发展的资金压力  

针对沙产业发展的特点和需要,适用支农惠农相关政策,甚至制定更加优惠的政策支持沙漠产业的发展。保障沙产业企业的土地承包经营权,适当延长土地使用年限,允许企业在使用年限内以每年支付租金的形式分期支付地租,减轻企业初始投资的资金压力。加大对沙产业发展的财政专项投入力度,增加对沙区的财政转移支付和扶贫专项资金投入。对沙产业企业给予适当的税费减免。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沙产业的信贷资金投入,延长贷款期限,增加贴息贷款。进一步完善沙区的信用担保体系。 

大力推广“企业+基地+协会+农牧民”的市场化运营模式。建立沙产业发展的多元化投融资机制,扩宽融资渠道。通过国际援助、社会捐资、企业合作、设立基金等形式,引导社会资金投入沙产业。重点培育和支持一批竞争力强、辐射面广的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发展,促进农牧民增收。支持沙产业企业在境内外上市融资或发行债券。  

(四)大力发展节水农业,抓紧研究论证引水工程,破解沙产业发展水资源约束难题  

要大力发展节水农业。水资源短缺是沙区农业发展的主要限制因素。必须推广节水灌溉技术,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选育和引进节水高效的牧草、农作物、林果品种,以高投入获取高产出,以高收益维持高投入,实现良性循环。加快沙区水利工程建设,发展沟渠衬砌,探索形成合理的农业用水模式。  

抓紧研究论证引水工程。西部沙区水资源匮乏,但同时蕴藏了丰富的矿产资源。有煤的地方缺水,有水的地方缺煤,许多煤化工项目的发展受水资源短缺的制约。仅靠当地河流和地下水来解决沙产业用水问题已不现实,必须从国家战略高度,提前谋划调水文章,抓紧研究论证“西线引水”和“海水西调”的各种方案,并尽快组织实施。加快发展海水淡化技术,将海水引入严重缺水的内陆沙区。(来源: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